<kbd id="wwwa4"></kbd>
  • 當前位置:新聞資訊 > 公司新聞

    頂天立地的根基——記常德定海管樁創(chuàng )始人陳克學(xué)

    發(fā)布日期:2024-01-05 14:14:32 訪(fǎng)問(wèn)次數:348

    頂天立地的根基——記常德定海管樁創(chuàng  )始人陳克學(xué)

    管樁是什么?形象一點(diǎn)說(shuō),它是城市建筑“上天入地”,公鐵路橋穿山越水需要立穩腳跟的“定海神針”。

    如今,“咚,咚,咚——”噪聲震天、塵土飛揚的打樁景象,在國內許多城市已經(jīng)絕跡,取而代之的是靜悄悄的靜壓打樁法。所謂靜壓打樁,就是利用大型壓樁設備,將幾十米長(cháng)的預制管樁,分節壓進(jìn)土層。與錘擊式打樁相比,這種施工方法幾乎沒(méi)有建筑噪聲,布設的樁基又深又牢,是一個(gè)迅速興起的細分行業(yè)。16年前,陳克學(xué)以敏銳的眼光捕捉商機,創(chuàng )建了常德定海管樁有限公司,填補了常德市在這一領(lǐng)域的空白,鋪開(kāi)了他支撐百年根基的宏大藍圖。

    現代建筑行業(yè)涵蓋多門(mén)學(xué)科,學(xué)術(shù)、技術(shù)含量高,普通人要想從泥瓦匠到建筑師,那是小丑鴨到白天鵝的距離。其實(shí),陳克學(xué)原始學(xué)歷只是初中畢業(yè),但是,他憑著(zhù)天生聰穎,勤奮好學(xué),36歲獲取了湖南大學(xué)土木工程專(zhuān)業(yè)函授本科文憑。之后,他相繼獲得國家一級造價(jià)師、一級建造師執業(yè)資格,參與了管樁行業(yè)國標省規的定制,成為湖南省管樁行業(yè)的領(lǐng)軍人物。

    定海管樁16年來(lái)披荊斬棘,守正創(chuàng )新,最高年份企業(yè)產(chǎn)值達到3億元,每年為社會(huì )解決就業(yè)崗位200多個(gè)。納稅是企業(yè)實(shí)力和信譽(yù)的象征,定海管樁的納稅,從每年80萬(wàn)元到500萬(wàn)元經(jīng)過(guò)了7年,從500萬(wàn)元到1000萬(wàn)元經(jīng)過(guò)了4年,從1000萬(wàn)元到合并報表的1500萬(wàn)元經(jīng)過(guò)了2年。     

    一個(gè)人從金字塔底到成功站在金字塔尖,要花多長(cháng)的時(shí)間,要什么樣的社會(huì )和家庭背景,與他所處的時(shí)代息息相關(guān)。很多成功的企業(yè)家在這個(gè)涅槃過(guò)程中,都有一段痛徹骨髓的經(jīng)歷,陳克學(xué)也不例外,他從逆境中脫穎而出,飽含艱辛,烙滿(mǎn)傷痕。

    64年前,在那個(gè)梅花傲雪的季節,陳克學(xué)來(lái)到了煙雨人間。世界水稻最早的起源地澧陽(yáng)平原,是陳克學(xué)祖祖輩輩繁衍生息的地方,祖輩們吃苦耐勞、精打細算,過(guò)著(zhù)農耕生活。盡管時(shí)局飄搖,經(jīng)過(guò)陳家幾代人畢生勞作,不斷積累,家境溫飽有余。然而,當年劃定階級成分時(shí),卻把這個(gè)家庭打入了寒冬,地主套不上,就定為了富農。是非顛倒的時(shí)間節點(diǎn),出生在這樣家庭的子女,忍受的磨難、羞辱與不公當下人無(wú)法想象。

    陳克學(xué)同胞姊妹6個(gè),他排行最小,所有的羞辱與不公是父輩、哥哥姐姐在承受。有一天放?;丶?,天已經(jīng)黑了,忽聞生產(chǎn)隊的曬場(chǎng)上人聲嘈雜,陳克學(xué)好奇地走過(guò)去,只見(jiàn)圍著(zhù)滿(mǎn)滿(mǎn)的人群在開(kāi)批斗會(huì )。有人站在扳桶上聲色俱厲的發(fā)言,地上跪著(zhù)一個(gè)人,他仔細看去,是父親!他的頭轟地一下炸開(kāi)了。仿佛有人在掐著(zhù)他的脖子,令他喘不過(guò)氣來(lái),臉像被抽了耳光,心像被一陣陣撕裂。他扭頭跑回家,一頭倒在床上,委屈的淚水噴涌而出。只要大隊、生產(chǎn)隊開(kāi)批斗會(huì ),父親經(jīng)常雙手反綁,跪在地上,戴著(zhù)三角筒的白紙高帽,任由揪斗。每次遇到這種場(chǎng)景,他再也不敢去會(huì )場(chǎng),只是趴在田埂上偷偷的哭泣。那樣的年月,隔三差五,就會(huì )有一群人帶著(zhù)紅袖章,端著(zhù)紅纓槍來(lái)抄家,他從門(mén)縫中見(jiàn)到哥哥姐姐戴著(zhù)白色高帽,被人批斗呵斥。每逢敲鑼打鼓的游行隊伍路過(guò)家門(mén)口時(shí),他就嚇得趕緊躲在房門(mén)后面。那份屈辱,那種擔驚受怕的感受刻骨銘心。

    1970年春季,陳克學(xué)到了上初中的年齡。貧下中農的孩子已經(jīng)按時(shí)入學(xué),生產(chǎn)隊里唯有陳克學(xué)沒(méi)有上學(xué)。在他的央求下,那天大哥去了貧協(xié)代表家里,好話(huà)說(shuō)了一籮筐,低三下四求著(zhù)開(kāi)恩讓小弟去讀書(shū)??墒?,那個(gè)人油鹽不進(jìn),只是甩了一句“不讀書(shū)就不能種田嗎?”后來(lái),還是學(xué)校一位羅老師實(shí)在不忍心孩子失學(xué),據理力爭,才讓陳克學(xué)在開(kāi)學(xué)一個(gè)月后進(jìn)了教室。

    陳克學(xué)深知學(xué)習機會(huì )來(lái)之不易,唯有勤奮學(xué)習,加倍努力,用成績(jì)說(shuō)話(huà),才能少受欺凌。初中兩年,成績(jì)得到了各科老師的肯定,課堂作業(yè)經(jīng)常在班級在全校傳閱。他的英語(yǔ)作業(yè),代表學(xué)校在公社聯(lián)校參加比賽。

    轉眼初中畢業(yè),然而,上高中不是靠成績(jì),而是推薦入學(xué)。成分不好的子女需要大隊治安主任、貧協(xié)代表簽字同意,這是政審的第一關(guān)。但是,就是這一關(guān)比登天還難,他們鐵板一塊,鐵面無(wú)情,怎么也不同意推薦。陳克學(xué)的班主任王老師德高望重,認為他是個(gè)學(xué)習的好苗子,多次去找大隊干部說(shuō)情,希望能推薦陳克學(xué)上高中,結果無(wú)功而返。

    高中夢(mèng)碎,陳克學(xué)懷揣一肚子失望與不甘回到了家里。14歲的少年剛回家,就被生產(chǎn)隊當做壯年勞動(dòng)力派上冬修水利的工地。在澧縣大坪干渠修建時(shí),陳克學(xué)每天隨著(zhù)勞動(dòng)大軍早出晚歸,往返幾十里去澧水河對岸的關(guān)山搬運巖石。青枝嫩芽,身材瘦小,肩上的重量卻超過(guò)了自身的體重。更可氣的是有些人恃強欺弱,刁難使壞。有一天,陳克學(xué)在工地上爬坡挑土,已經(jīng)累得上氣不接下氣,但有人還是故意給他擔子里滿(mǎn)加滿(mǎn)壓。弟弟被欺負,他的小哥在旁邊實(shí)在于心不忍,就出面干涉,激怒之下,別人還和小哥打了一架。出身不好,有理也是無(wú)理,最后處理結果就是,逼著(zhù)他們全家,提著(zhù)兩只母雞上門(mén)賠理道歉。

    時(shí)光來(lái)到了1976年,陳克學(xué)從苦海里長(cháng)到了18歲,就在中國大地即將迎來(lái)曙光的時(shí)候,他的父親已經(jīng)為生活耗盡了最后一口氣,被無(wú)休止的政治運動(dòng)百般折磨,含冤離世,年僅59歲。母親出自書(shū)香門(mén)第,賢孝厚德,教子有方。艱難的歲月里,母親常常告誠自己最小的兒子:人一生要勤奮,要好學(xué)。低頭處世,抬頭做人。

    1977年,一聲春雷響徹大江南北,高音喇叭里傳來(lái)恢復高考的消息。然而,陳克學(xué)沒(méi)有上過(guò)高中,無(wú)緣報名參加,一考定終身的機會(huì )就這樣失之交臂。但是,時(shí)局開(kāi)明,烏云驅散,靠成分論英雄的日子已經(jīng)沒(méi)有了市場(chǎng)。大家都在同一條起跑線(xiàn)上競爭,享有平等的生存人格,這讓陳克學(xué)喜出望外,他相信蒼天不負有心人,是雄鷹總有展翅翱翔的天空。他憋足干勁,不停地用腦子篩選每一個(gè)發(fā)展機會(huì ),尋找人生的突破口,他總覺(jué)得離自己夢(mèng)想的舞臺越來(lái)越近。

    陳克學(xué)跟隨哥哥學(xué)習泥工手藝,自學(xué)施工預結算,到1984年時(shí),他進(jìn)入鄉工程隊從事管理崗位已經(jīng)8年。此時(shí),恰逢省建設廳在長(cháng)沙有色金屬專(zhuān)科學(xué)校舉辦兩年期“專(zhuān)業(yè)證書(shū)”學(xué)習班,陳克學(xué)得到了澧縣建設局的推薦,26歲,他第一次踏進(jìn)了渴望已久的大專(zhuān)院校。從事實(shí)際操作多年,專(zhuān)業(yè)知識應對輕松自如,但初中底子要想融會(huì )貫通高中數學(xué)和物理,函數與極限,不定積分到定積分等等,那真是難上加難。他像久旱的土地遇到了春雨,如饑似渴,夜以繼日惡補斷檔的知識。兩年下來(lái),他不僅拿到了證書(shū),還為后來(lái)考進(jìn)湖南大學(xué)函授本科奠定了基礎。

    第一個(gè)青春是上帝給的;第二個(gè)青春是靠自己的努力。1994年,陳克學(xué)春風(fēng)拂面,終于圓了一生最大的夢(mèng)想,獲得了湖南大學(xué)函授本科畢業(yè)文憑。從26歲到36歲,3650個(gè)日夜,他完成了從初中到大學(xué)本科的飛躍,從一個(gè)泥瓦匠成長(cháng)為建筑領(lǐng)域的知識分子。

    實(shí)踐磨練恰如強身健骨,高等教育好似如虎添翼。陳克學(xué)從鄉村走向了縣城,從縣城走進(jìn)了都市,他的視野更加寬廣,舞臺更加遠大。此后,他在津市陽(yáng)由建筑公司、湖南金健米業(yè)建筑公司、常德藍田建筑、常德市一建擔任項目經(jīng)理,所承建的項目大多評為常德市優(yōu)良工程。工作期間,陳克學(xué)憑實(shí)力與工作兩三年的大學(xué)生同步參加考試,摘取了當年通過(guò)率只有20%的全國注冊一級造價(jià)師執業(yè)資格證書(shū),全國注冊一級建造師資格證書(shū)。

    從事建筑施工承包多年,資金也有了些積蓄。多年來(lái),陳克學(xué)也在思考一個(gè)問(wèn)題,單獨施工不是一個(gè)產(chǎn)業(yè),還可以進(jìn)一步拓展事業(yè)空間。2006 年,陳克學(xué)已近天命之年,但創(chuàng )業(yè)的沖動(dòng)如日中天,他決心辦一個(gè)實(shí)業(yè),選擇自己熟知的領(lǐng)城,不盲目跨界。經(jīng)多次到沿海、江浙考察,發(fā)現高強預應力混凝土管樁,在建筑基礎工程中有強勁的生命力,是建筑工程的一個(gè)細分市場(chǎng)。

    經(jīng)過(guò)周密的市場(chǎng)論證和前期考察,2007年4月,常德定海管樁有限公司注冊成立,項目選址武陵區丹洲鄉高泗村。廠(chǎng)區土地從農業(yè)用地到國有建設用地的招拍掛市,僅用了6個(gè)月時(shí)間。10月1日定海破土動(dòng)工,12月設備進(jìn)廠(chǎng)安裝。2008年3月22日,定海管樁生產(chǎn)的第一根管樁產(chǎn)品成功下線(xiàn)。從開(kāi)工到投產(chǎn)僅用了半年時(shí)間,成為行業(yè)中的最快速度。

    沒(méi)有礁石,就沒(méi)有美麗的浪花;沒(méi)有挫折,就沒(méi)有壯麗的人生。第一年是陳克學(xué)步履最艱難的年份,首先是生產(chǎn)出的產(chǎn)品,在市場(chǎng)推廣應用中有一個(gè)漫長(cháng)的過(guò)程,涉及到建設領(lǐng)域的各個(gè)環(huán)節,打通這些堵點(diǎn)非一朝一夕,陳克學(xué)所有的心思都在為打通各個(gè)堵點(diǎn)竭盡全力??墒?,攔路虎不止一個(gè),那年,金融危機傳導整個(gè)建筑行業(yè),市場(chǎng)需求不足。最嚴峻的麻煩是公司注冊有兩位股東,另一位股東任法人。當時(shí)法人股東自有資金不足,在借完了親戚朋友的錢(qián)以后,又借了幾百萬(wàn)元高利貸。當高利貸逼債堵門(mén)無(wú)法還款時(shí),陳克學(xué)才知道原由。情急之下,陳克學(xué)做出一個(gè)驚人的決定,接下了股東所有債權債務(wù),想方設法償還了高利貸,借低息還高息,保證了工廠(chǎng)正常運轉,度過(guò)了最艱難的開(kāi)局之年。

    2009年,奮力拼搏的陳克學(xué)把在北京就業(yè)的女兒請回廠(chǎng),幫助管理內務(wù)。女兒就讀中央財經(jīng)大學(xué)金融專(zhuān)業(yè),管理內務(wù)得心應手,在企業(yè)低谷期,他又燃起了新的希望。

    時(shí)隔不久,又一個(gè)消息傳來(lái),陳克學(xué)不禁打了一個(gè)寒顫。原來(lái)是有著(zhù)國資背景的浙江建材集團入股,總投資1.3億元,在鼎城橋南工業(yè)園開(kāi)建一個(gè)與定海產(chǎn)品線(xiàn)完全相同的大型管樁企業(yè)——湖南天和建材有限公司。他們的投資規模是定海的4倍,可以說(shuō)全線(xiàn)碾壓定海產(chǎn)品。有人甚至預言:“天和開(kāi)業(yè)之日,就是定海關(guān)門(mén)之時(shí)?!?

    陳克學(xué)也是久經(jīng)沙場(chǎng)的老將,當然不會(huì )被妄言嚇到。神定之后,他沉穩思考,尋找化解危機的良方。不久,他親自赴杭州拜會(huì )浙江建材集團領(lǐng)導,懇請對方能不能給予合作的機會(huì );定海已經(jīng)投產(chǎn),為了減少重復投資,任何合作方案都可以談。陳克學(xué)一廂情愿,對方一笑而過(guò),拍了拍他的肩,“老陳啊,國有投資是集體決定,不可能朝令夕改,股東結構已經(jīng)注冊,不可能有變化。再說(shuō),我們不到常德建廠(chǎng),也許會(huì )有別的企業(yè)到常德建廠(chǎng)?!敝x過(guò)了領(lǐng)導的直言,更加激發(fā)了陳克學(xué)的斗志,已經(jīng)無(wú)路可退,人在懸崖,唯有拼命一搏。

    當他義無(wú)反顧奮進(jìn)時(shí),運氣已經(jīng)在路上了?;貋?lái)后,陳克學(xué)整天盯著(zhù)水泥、砂石、離心機和進(jìn)進(jìn)出出的大貨車(chē),跟蹤每一個(gè)生產(chǎn)環(huán)節。2009年10月,岳常高速公路正式開(kāi)工,各種競爭激烈展開(kāi),在路基試驗段,定海管樁通過(guò)嚴格的質(zhì)量篩選,靠過(guò)硬的指標脫穎而出,得到了業(yè)主、監理、施工的認同,定海管樁產(chǎn)品成功入圍。有了試驗段的成功,陳克學(xué)從岳陽(yáng)到常德每個(gè)施工標段上門(mén)推介,銜接各個(gè)部門(mén),沒(méi)日沒(méi)夜穿梭工地。開(kāi)車(chē)累了,他在路邊打一會(huì )盹;胃痛得厲害時(shí),吃把止痛藥繼續去跟進(jìn)產(chǎn)品。這一路走來(lái)的心酸和感受,只有陳克學(xué)難以忘懷。最后的結果顯示,岳常高速全線(xiàn)各標段使用管樁,定海的產(chǎn)品占了70%。從此,定海步入了正常發(fā)展軌道,財務(wù)狀況也得到了改善,跨過(guò)了初創(chuàng )企業(yè)最艱難的瓶頸期。

    2011年,盡管房產(chǎn)調控,銀根緊縮,開(kāi)發(fā)熱度遞減,但定海管樁逆市而上,獲得常德公園世家項目、張家界賀龍體育館、懷化煙草公司、益陽(yáng)桃江廉租房等民用、工業(yè)、市政重點(diǎn)項目的青睞,占據了湘西北市場(chǎng)份額的85%,大型公共建筑、工業(yè)建筑市場(chǎng)份額的90%。

    2013年常德市政府決定建設大學(xué)城,湖南幼師專(zhuān)科學(xué)校選址正是定海的全部廠(chǎng)區,需要整體搬遷。經(jīng)過(guò)多方協(xié)調,最終選址桃源縣工業(yè)園陬市片區。2014年3月新廠(chǎng)建成復產(chǎn),擴大了生產(chǎn)規模,工藝流程進(jìn)一步改進(jìn),廠(chǎng)容廠(chǎng)貌煥燃一新,市場(chǎng)前景更加美好,企業(yè)步入了正向發(fā)展的快車(chē)道。

    正當定海腳踏實(shí)地,埋頭苦干,品牌、質(zhì)量、市場(chǎng)占有率逐步提升之時(shí),戲劇性的一幕出現了。2017年,當年牛氣沖天的湖南天和建材有限公司,因為連年虧損,股東之間矛盾重重,國有資本浙江建材集團宣布止損退出,股權轉讓本地股東。新股東經(jīng)營(yíng)了一年也沒(méi)有扭轉虧損局面,新的法人代表數次找到定海,拜見(jiàn)陳克學(xué),希望定海整體接盤(pán)天和。經(jīng)過(guò)數輪談判,天和出局,出租10年給定海生產(chǎn)經(jīng)營(yíng)。

    2018年1月1日,定海正式入駐天和,接管天和的生產(chǎn)廠(chǎng)區。那個(gè)當年狂言“天和開(kāi)業(yè),就是定海關(guān)門(mén)”的人早已不見(jiàn)蹤影,陳克學(xué)以質(zhì)取勝,以弱勝強的經(jīng)典,贏(yíng)得了同行的敬重。接管后,投入2000多萬(wàn)元,對原有破舊設備進(jìn)行徹底改造。從此,定海有了兩個(gè)生產(chǎn)廠(chǎng)區,對產(chǎn)品線(xiàn)進(jìn)行了分類(lèi),盡最大可能發(fā)揮各自?xún)?yōu)勢,形成了優(yōu)勢互補。

    陳克學(xué)到了金秋收獲的年紀,兒子陳吉果學(xué)成回國,在國內本科學(xué)的是土木工程,與定海發(fā)展專(zhuān)業(yè)對口,國外學(xué)的是金融與工商管理,有著(zhù)新的理念和新的思維?;氐蕉ê幕鶎幼銎?,兩年的實(shí)踐,羽翼漸豐。60歲時(shí),陳克學(xué)卸任公司董事長(cháng),陳吉果成了定海管樁新的掌門(mén)人。

    如今,定海管樁在全省13家同類(lèi)產(chǎn)品企業(yè)中,市場(chǎng)占有率始終保持第二,本土企業(yè)中獨占鰲頭。定海業(yè)務(wù)不僅在市內省內業(yè)績(jì)驕人,還在重慶等省外市場(chǎng)嶄露頭角。2021年,定海管樁榮登中國建材企業(yè)500強龍虎榜,陳克學(xué)被授予常德市第十四屆十佳優(yōu)秀企業(yè)家稱(chēng)號。

    陳克學(xué)沒(méi)有沉浸在成功的喜悅里,回望定海篳路藍縷的發(fā)展歷程,陳克學(xué)與新的掌門(mén)人認真進(jìn)行了復盤(pán)歸納,他們深知,定海的出路唯有在行業(yè)中進(jìn)行深耕細作,從長(cháng)計議。近年來(lái),定海打通上下游產(chǎn)業(yè)鏈,拉長(cháng)產(chǎn)業(yè)鏈條,向縱深發(fā)展。新征地90畝,成立了裝配式建筑配套產(chǎn)業(yè)園;新建高強度砂石生產(chǎn)線(xiàn),確保原材料的質(zhì)量;新建單體21000平米的車(chē)間,為全自動(dòng)化、智能化的管樁生產(chǎn)線(xiàn)升級作好儲備;控股成立了湖南金鑄基礎工程有限公司,從而打通了從產(chǎn)品到產(chǎn)業(yè)的鏈條。

    這些年,陳克學(xué)還擔任了湖南省混凝土與水泥制品協(xié)會(huì )副會(huì )長(cháng)、預制樁與結構件制品分會(huì )執行會(huì )長(cháng)。他一直注重參與行業(yè)標準的制定,從而進(jìn)一步擴大了企業(yè)品牌的知名度。陳克學(xué)多次受邀參與了多項國家標準、行業(yè)標準、協(xié)會(huì )標準的編制和修訂。定海從高校引智,產(chǎn)、學(xué)、研深度融合,與蘇州混凝土制品研究院、嘉興學(xué)院、湖南大學(xué)、湖南文理學(xué)院長(cháng)期深度合作,加大研發(fā)投入,取得了多項發(fā)明和實(shí)用新型專(zhuān)利,在行業(yè)中的技術(shù)儲備處于領(lǐng)先地位。

    “父母勤勞節儉的一生影響了我,他們的純樸、誠信、從善是我的立身之本?!碑斀?jīng)濟條件有了起色的時(shí)侯,陳克學(xué)首先想到的是社會(huì )責任。創(chuàng )業(yè)初,他就供養了多名殘疾人,還把自已的商業(yè)門(mén)面提供給他們創(chuàng )業(yè)。捐資助學(xué)40萬(wàn)多元,先后資助6名貧困學(xué)生從小學(xué)到高中的學(xué)費,已有2名學(xué)生考取了大學(xué)。積極參與鄉村扶貧和鄉村振興建設,為家鄉養老敬老捐款捐物30余萬(wàn)元,投入130萬(wàn)元為村民擴修水泥道路。

    青年是人類(lèi)的精華,時(shí)代屬于年輕人。陳克學(xué)說(shuō),“退居幕后,責任和使命不退,我將用畢生的精力推進(jìn)定海穩健發(fā)展,為鑄就一根無(wú)形的“定海神針”,奉獻余生!”

    來(lái)到管樁流水生產(chǎn)線(xiàn),陳克學(xué)臉上揚起了欣慰的笑容。他深信,那一根根管樁像是一顆顆種子,即將扎根大地,它會(huì )發(fā)芽,開(kāi)花,托起頂天立地的藍圖,長(cháng)成明天欣欣向榮的繁華!

    我要評論

    上一信息:暫無(wú)

    下一信息:常德定海管樁|新時(shí)代的“定海神針”:預應力高強度管樁(PHC)

    推薦信息